您的位置: 渝北信息网 > 娱乐

金银花改名背后利益博弈南方原70份额一夜

发布时间:2019-09-14 08:27:00

金银花改名背后利益博弈:南方原70%份额一夜归零

8月1日,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小沙江镇虎形山乡大托村,花农正在晾晒金银花。

“双花”之争背后的南北利益博弈

南方称北方企业操纵药典修订,造谣诋毁南方山银花产业;北方称山银花冒充金银花,扰乱市场

南方多省种植的南方金银花因为一次更名,遭遇“滑铁卢”,市场份额萎缩,价格剧降。而持续了九年的金银花、山银花“双花”纷争,随着湖南纪委预防腐败室陆群12日的微博举报,再次发酵。

不同以往,这一轮纷争,因为剑指食药监总局和国家药典委,格外引人关注。“双花”之争背后南北方究竟有怎样的利益博弈?权力部门在其中又扮演何种角色?

10日,湖南省隆回县政协副主席夏亦中的一名亲友,放弃了几亩地里的山银花,“弃产了,不种了,9年前的价格是每斤80元,现在是每斤1元,一分钱都赚不到,花农坚持不住了”,夏亦中对新京报说,最近几月,隆回放弃山银花的花农越来越多,“可以后怎么办,出路在那,都不知道”。

隆回是山银花的主产地之一,但是夏亦中拒绝使用山银花这个名字,仍叫金银花,“我们搞不明白,地里种的世世代代都叫金银花,为啥被改成山银花?”

更名

南方金银花更名山银花后,“南方金银花原占70%的市场份额一夜之间归零”。

夏亦中回忆,2003年非典后,他所在的隆回,以及重庆市秀山县、贵州黔西南、广西等地种植的南方金银花,一夜走红。非典专家们一致认为,金银花有预防非典的功效。而在当时的《中国药典》中,“华南忍冬”、“红腺忍冬”等都属于金银花。

至2005年,隆回南方金银花的种植面积达到22万亩,年产量1100万公斤,每斤价格80元。而贵州、广西、四川、重庆等地,种植面积接近50万亩,年产量超过500万公斤。

夏亦中的另一个身份是南方五省金银花联席会议成员,他对新京报说,与北方金银花相比,南方金银花由于花朵密集、采摘成本比北方低倍,所以亩产量是北方的倍,“北方金银花价格居高不下,而南方金银花一度占到了全国金银花市场70%的份额”。

但是局面从2005年版《中国药典》修订后,悄然改变。

这次修订,将金银花和山银花分列进入药典目录,“红腺忍冬”、“华南忍冬”、“灰毡毛忍冬”等归入山银花项下。而“金银花”项下只有一个植物来源,忍冬科植物忍冬的干燥花蕾。这意味着,南方多省种植的不同种类的“忍冬”都变成了山银花。

夏亦中说,随后几年,南方各省的山银花境遇每况愈下。


微商城多少钱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有赞微商城登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