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渝北信息网 > 历史

世界亿万富豪老板多涉足文物艺术品收藏

发布时间:2019-11-30 08:06:32

世界亿万富豪老板多涉足文物艺术品收藏

在人们的印象中,富豪们赚取大量财富之后,肯定是投资豪宅、庄园、名车、游艇、私人海岛、股票和基金等项目,或者到世界各地进行探险性质的旅行。其实人们忽视他们亲睐的其中重要的一个爱好,那就是文物艺术品收藏。大多数的超级富豪都不是出生于艺术品收藏的背景,而且他们并没有通过继承得到的藏品。《福布斯》2012年亿万富翁排行榜中的1226位富翁中有840位都是白手起家的,这些富豪当中很大一部分人都直接或者间接从事文物艺术品收藏。在仔细研究这些群体中发现,很多人与文物艺术品结缘都是受到其他人的影响,发自内心真正从喜爱或者痴迷文物艺术品的人占到很小的一部分。人们要问: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一摞千金”的涌向这个领域呢?首先是高雅的身份名片--它能赋予它的所有者一种“吹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拉近和进入富翁名利场的最佳入场卷;其次是安全的投资性质--从上个世纪开始,尽管艺术品起起落落,但艺术品总是一种可靠的唯一性质的投资项目,也就是没有理由去预测其会衰退。在其它投资手段的吸引力越来越减少的情况下,债券收益率达到最低水平,股市的动荡不安和不可预测性,房产投资面临越来越高额的产税压力下,独有文物艺术品仍能使人们倾向于将某些证券投资组合转变成这些可靠投资渠道。其三富翁们心灵都很孤独,在戒备心理和时间关系的驱使下,与人交往和敞开心扉已经变得非常有限,承载文化和艺术内涵的文物艺术品则成为可以对话和内心交流的载体。集于这些因素,当一个人达到了一定财富等级时,收藏文物艺术品就成为一种自热而然的事情。还有,收藏文物艺术品与一些些富豪们的财富幸福指数息息相关。根据大多数富翁反映,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幸福感越来越差。西方一些专业调查显示:财富膨胀到一定程度以后,财富增长对于人的幸福感影响的效用越来越低,拥有中等财富的中产人群,反倒可能是幸福感最强的。跨国跨文化比较研究表明,一些富裕国家中对生活满意并具有幸福感的人的比例高些,如瑞士和其他一些斯堪的那维亚国家。但当经济指标超越一定限度,财富和幸福感的正相关关系便消失了。多国比较研究发现,人均产值8000美元以上的国家中,财富和幸福感之间没有任何相关关系。而且,从时间上讲,经济的发展和相应的收入增强,并不带来相应的幸福感的提高。中国的富翁阶层调查显示:当初在财富积累到亿元之内的时候,感觉很有幸福感,但到亿元之外之后,幸福感逐渐消退和不断的担忧,尤其财富积累到5亿元之后,幸福感彻底消失殆尽,大脑无法安静和安然,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气氛时刻伴随。2011年嘉德秋拍预展现场曾经遇到一位开发有色金属的老板,因为临近下班关门,简单交流交换名片之后,后来逐渐成为旅行考察的朋友。他的资产并不知道,但马场、度假村、豪车、游艇都有,在谈及幸福感他就是这种现状。中国富豪们的这种焦虑情景,相比其他国家的富豪们,自然与本国特殊的生存生态环境有关。否则就不会有那样多的富翁们移民国外了。但要明白,“财富幸福指数现象”存在于任何国家,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也深刻的揭示了人们对各个阶段的需求和幸福感升降的解读。鉴于此,很多富翁们开始注重自己的内心,开始最求高层次的娱乐来抵抗这种富豪普遍存在的焦虑感和幸福失落感。也许上帝是公平的,没有财富的人,追求和积累财富是幸福的;拥有了巨额财富的人相反却是很纠结和失落的。那么这些人对极致生活的追求越来越迫切,有些追求在常人看来甚至很离谱。比如:2005年曾创下单人单机67小时不间断环球飞行的美国亿万富翁、着名冒险家史蒂夫·福塞特又将挑战世界航空飞行纪录。他于2006年2月7日,将开始单人、不间断、不加油的80小时环球之旅。由于飞机大部分的负荷用于载燃油,福塞特能带的食物不多,他选择了含高蛋白的流体食物奶昔等食品;80小时中,他每次打盹的时间不能超过5分钟;飞机上没有洗手间,方便只能靠“尿瓶”和塑料袋。2001年4月28日美国富翁蒂托与两名俄罗斯宇航员乘坐俄罗斯“联盟号”宇宙飞船升空,成为人类首位太空旅客。蒂托是个有钱的玩家,俄罗斯又缺钱,双方一拍即合,蒂托支付2000万美元,便可实现太空梦,潇洒走一回。他说,他只是为其他的太空玩家铺路,一个全新的产业就要诞生--有钱而追求刺激的富翁可以上太空玩。美国富豪史蒂夫·福塞特对速度极度迷恋。在他位于美国加州南部的海滨大厦里停放了两辆豪华车:一辆是法拉利465GT,价值20.5万美元;另一辆是阿斯顿·马丁“征服者”豪华跑车,价值23.4万美元。这两款豪华车在平坦的道路上都能达到时速300公里。但当福塞特想飞快行驶时,他就驾驶市场上速度最快的私人喷气式飞机CitationX(价值1700万美元)做短途游览。对福塞特这位61岁已经退休的大豆期货交易商而言,有时喷气式飞机也不能满足他对速度的需求。在那种情况下,他就乘坐特别定做的、价值50万美元的热气球或驾驶价值550万美元的超速双体帆船。新一代超级富豪们也正在寻找水下旅行的刺激。美国一家潜艇公司最近在迪拜用了15个月的时间为“阿拉伯王室成员”建造了几艘小型私人潜艇。这些潜艇的造价通常在100万美元至600万美元之间,可潜入水底305米深处,足以探索澳大利亚大堡礁或加勒比海的失事船只的残骸。这家公司还设计了价值7800万美元的豪华潜艇,潜艇的主人可以躺在皮沙发上喝着鸡尾酒潜入同样深的水底世界。俄罗斯商人Roman Abramovich 2010年在自己的“日蚀号”游艇上花了近10亿美元,而且他还拥有另外4间与此类似的“漂浮宫殿”。印度商人Mukesh Ambani(根据《福布斯》的统计,这位的身价高达235亿美元)在孟买拥有一个27层的家,价值超过了10亿美元。同时这些超级富翁也不同程度的涉及艺术品收藏和投资。相比上面这些追求刺激和速度的富翁来讲,这些项目都太冒险,大多数富翁们的业余爱好除了高尔夫、马场、常规旅行之外,文物艺术品收藏是首要的选择对象。每年世界各地久负盛名的画廊和古董商云集荷兰南部的古城——马斯特里赫特。超过7万参观者也从荷兰本土和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只为一个每年只开放十天的特殊"博物馆"里面展出总价值超过十亿美元的大师级作品和各种古董,与普通博物馆不同的是这里展出的任何一件藏品均可出售。这也是吸引世界富翁们最诱人的地方。这期间马斯特里赫特的亚琛机场随之热闹起来,多达171架私人飞机降落,专程前来参加3月11日VIP预展的富豪们的私人飞机就多达82架,场面相当壮观。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与古董博览会(TEFAF),无疑成为世界顶级的艺术品与古董展,也成为世界富翁们每年前来报到和交流的高端场所。在这些参展商当中,展出中国古代和现代艺术品的也有许多。比如:执行委员会主席英国人本简森(Ben Janssens)本身就是一位东方古董商,他的展厅本·简森东方艺术馆展卖的唐代仕女俑,魏晋佛雕,明清青花瓷瓶等。听说他在当天的预展中就向收藏者卖出超过了30件的藏品。而在另一家专门经营中国古董的利特顿·轩尼斯亚洲艺术公司(Littleton & Hennesy Asian Art Ltd)展厅中,中国的高品级古董就有不少;还有收藏着名东方古董艺术品的“玫茵堂”,收藏经营东方古董艺术品着称、中国收藏界最熟知的犹太古董经营家族埃斯藤拉婿也都参与其中。从2012年6月26日美国的老牌艺术杂志《ARTNEWS》在夏季刊第22次发布该榜单:2012年度全球最活跃的200位收藏家的最新榜单,今年创新纪录的有22位新藏家进入该榜单。ARTnews一年一度的世界级收藏家排名,今年入榜前十位的收藏家分别是:1、赫莲娜和伯纳德?阿诺特夫妇(Helene and Bernard Arnault),奢侈品LVMH集团CEO;2、美国纽约银行业投资人黛布拉?布莱克和莱昂?布莱克夫妇(Debra and Leon Black);3、金融和房地产的美国藏家埃里?布罗德夫妇(dEliBroad);4、陈泰铭(Pierre Chen),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简称KKR)和台湾国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巨)的创始人;5、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人亚历山大?科恩和斯蒂文oA.?科恩夫妇(Alexandra and Steven hen);6、杰?卡罗和罗纳德?劳德夫妇(Jo Carole and Ronald Lauder),化妆品巨头雅诗兰黛大老板;7、德米特里?马夫罗马蒂斯( Dmitri Mavromatis),法国塞夫勒陶瓷老板;8、菲利浦?尼阿乔斯(Philip Niarchos),希腊船王的儿子,收藏的艺术品总价至少20亿美元;其中包括诸如文森特?梵高的《割耳朵后的自画像》和巴勃罗?毕加索的自画像《我,毕加索》、让-米歇尔?巴斯奎特的《自画像》和安迪?沃霍尔的《玛丽莲。梦露》。9、法国奢侈品巨富弗朗克斯?皮诺特(Francois Pinault),资产超过70亿美元,位列法国富豪榜第五;10、谢耶卡?阿拉-马亚萨?阿勒萨尼(Sheikha Al Mayassa bint Hamad bin Khalifa Al Thani),卡塔尔王室埃米尔之女,现年29岁。从收藏类型上来看,当代艺术的收藏仍然是收藏家们的最大主题,今年的榜单中有84%的收藏家收藏当代艺术,37%的收藏家收藏现代艺术,14%的收藏家收藏战后艺术或者抽象表现主义,多于去年的10%,8%的收藏家对印象派或后印象派感兴趣,8%对古典大师的绘画情有独钟,6%对其他艺术感兴趣,例如家具、陶瓷、纺织等,另外5%的收藏家喜欢原始艺术。从收藏的明确地域来看,11%的收藏家收集美国艺术,6%的收藏家收藏亚洲艺术(其中包括中国青铜器、明式家具、古陶瓷等),6%的收藏家收藏奥地利或德国艺术,另外还有4%的收藏家收藏拉美艺术。从收藏家的地域或长期居住地来看,有97位藏家来自美国,这一比例比去年下降了7%的比例,其中纽约的藏家36位,迈阿密藏家占据7位,洛杉矶地区有6位,旧金山有5位,达拉斯、沃斯堡的藏家各4位。21位藏家来自德国,数量比去年增加了近40%,此次进入榜单的新藏家中就有约30%的藏家来自德国,柏林藏家4位。瑞士藏家有14位,包括乌里?希克(Uli Sigg)。英国和法国藏家各10位,其中伦敦就占据了9位,包括萨奇在内;巴黎占据了8位。比利时藏家5位,其中就包括我们熟悉的尤伦斯夫妇进入了该榜单。亚洲区入选的收藏家有10位:有目前定居香港的瑞士籍藏家博格夫妇,香港地产大亨刘銮雄(Joseph Lau)再度入选,他主要收藏现当代艺术品,尤其对于安迪?沃霍作品极其热衷。日本的藏家3位:日本教育出版公司倍乐生公司董事长福武总一郎主要收藏印象派和当代艺术品。日本广岛的佐藤巽来自于制造业,主要收藏当代艺术和古代丝织品、远古艺术品。柳井正(Tadashi Yanai),优衣库总裁。韩国藏家1位:阿拉里奥画廊总监金昌一(Kim Chang-il)在韩国拥有高速汽车站、百货公司、多功能电影院等庞大经济实业,他以收藏英国、德国当代艺术为主。台湾的藏家2位:陈泰铭(Pierre Chen),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简称KKR)和台湾国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巨)的创始人。中国台湾IT龙头企业之一的力晶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崇仁(Frank Huang)也是这份榜单的常客,他收藏了大量的中国瓷器和法国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印尼的藏家1位:余德耀(Budi Tek)。大陆藏家1位:王薇。刘益谦(Wang Wei and Liu Yiqian)夫妇(这是大陆藏家首次入选该榜单)。从此份榜单中藏家所从事的行业来看,从事金融、投资相关行业的人占据61位之多。房地产业有31位藏家, 30%的新藏家也来源于此行业。有21位藏家的部分资产或艺术品来自产业或家族继承,这些收藏家中现在已经有约40%的人已经建立了私人博物馆。从收藏家的整体变化可以看到,目前艺术市场的收藏家地区分布更加的多元化,版图已经逐步扩展至全球,而私人艺术博物馆的建立成为了一种趋势。撰写《财阀政治:2012年全球新富的崛起与其他人的跌落》的Chrystia Freeland,对全球新出现的超级富翁进行了一次很有趣的分析。她将如今那些难以置信的财富看作是两次转换的结果:西方的科技革命与全球化,再加上在大部分的其它国家中如工业革命一般的增长爆发,它们导致了两个艺术品“繁荣昌盛时代”的会聚。新科技革命兴起于20世纪四五十年代,到七八十年代以后出现了高潮,在21世纪还可能持续相当长的时期,其发展势头十分强劲。这次科技革命涉及电子信息、新材料、新能源等广泛的领域,显示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力量,具有一系列新的特点。全球化是信息通讯技术的发展,尤其互联技术的成熟和发展,使各种信息能够在全世界迅速传播。这两次前所未有的革命,促使世界各地大量富翁产生。这些富翁也最终成为文物艺术品收藏的主力军。中国富翁的产生得益于30年以来的改革开放,相对比较晚,主要得益于全球化革命。但许多早期富翁多数靠透支本国自然资源、廉价劳动力和其他手段获得财富积累,90年代晚期成长起来的富翁,一部分依靠房地产开发和矿产开发;一部分依靠互联、信息技术和外贸出口等。也就是说,中国富翁的文化层次和心里素质与西方相比,远远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这也是中国富豪们较少参与文物艺术品领域的重要原因。即便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富豪出现在国内外大拍场,多以观摩和学习为主,真正下手试水的多以赌博的心理参与艺术品收藏和投资。很多人并没有制定长远的艺术品收藏和投资战略,更没有真正研究和透彻文物艺术品的本质所在。只有极其少数的人从专业角度从事单项的文物艺术品收藏和研究。中国内地的富豪收藏群体很特殊,没有明显的活动圈子,没有共同的高端鉴赏会所,也没有高端如香港富豪组建的“敏求精舍”那样的共同机构,更没有依靠艺术品经纪人的习惯。他们各自单独行动,有点自玩自乐的性质,一直保持很低调的状况。即便有一些相对比较高调的富豪收藏家参与国内外很多拍卖,或者建立私人会所和艺术馆,从他们收藏的规模和品级来看,与欧美富豪收藏家相比,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我们非常明白,这些富豪们不愿抛头露面,也有自己的苦衷,不用说大家都能明白怎么回事,这也是制约中国富豪积极参与高品质收藏的瓶颈。总体来讲,每个国家必然有一定量的富豪存在,这些富豪从事文物艺术品收藏也是对本国国家财富的另一种意义上的保持。不是有:小财富是个人的,大财富是国家的吗。所以,我们要尽可能的包容和容忍。如果一个国家没有富翁自由存在的空间,这些富翁的财富必然转移到其他地方,起码打击和削弱他们继续创造财富的积极性,这对国家和民众就业来说是有巨大损失。当然,富翁们从事文物艺术品收藏,起码要特别务实,尤其在制定收藏目标、真赝鉴别、把握艺术品品级方面必须依靠实战专业人才和专业机构。我们知道中国一些富豪企业家盲目的收藏,总被一些江湖忽悠们骗的七零八落,建设了很多个博物馆,基本都是赝品、毫无价值可言的普品垃圾和现代流水线垃圾。也许这些吃亏富豪们很伤感,也很痛心。要知道西方在文物艺术品市场未成熟之前也是如此。这需要大家共同完善和推动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的成熟和完善。目前最有效的办法是找各个领域非常专业的实在收藏行家和实战收藏家,以及实战研究者。也就是说一定要寻找真正懂某个门类的专业人士,而不是一些伪专家和草台忽悠收藏机构(一些民间实战收藏群体正逐渐走向专业化,否则一些外国大拍机构人员就不会融入交流鉴赏经验了)。从收藏本国文物艺术品做起,逐渐扩展到收藏国外艺术品,然后慢慢的融入国际收藏群体当中。我想,随着国家的政经体制改革和各项制度的建立完善,中国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富豪收藏家们走上世界舞台。

家庭笑话
污染防治
租房准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