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渝北信息网 > 历史

放大镜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43:56

小暖有只放大镜,城里舅舅给的。  小暖宝贝似的,白天玩一天,夜晚不松手,就连睡觉的时候,都要揣进怀里,生怕被谁抢了去。  小暖手拿放大镜,举过头顶看蓝天望白云。他还到山坡上的树林里捉来些小虫虫,放到放大镜下,一动不动地瞅上老半天,看清了蚜虫毛茸茸的腿,放大了七星瓢虫身上的花点点。  小暖两岁那一年,大雨地里疯玩,两天两夜高烧不退。小暖的哥哥大暖牵着小暖,到土大夫家扎了一针。那该死的一针,不知道弄坏了小暖的哪根神经。  从那以后小暖不会开口说话,见人一个劲儿傻笑。  小暖就是小暖,早晚把放大镜贴到眼前,左瞧瞧右瞧瞧,上看看下看看,转着玩跑着耍。  一天午后,小暖靠在大门上,把玩着放大镜。  镜片里,太阳光白白亮亮,柳树摇摇曳曳。  照了一会儿树,又照了一会儿天,他就照见了屋檐下一片白亮亮的光,头顶上太阳光一样。  移开放大镜,小暖看见妈妈站在沐盆里洗澡。鹤立的长腿,泛着光的尻子,细润光滑,白玉丝绸一般。  小暖妈洗完澡,披头散发驴一样叫骂:  死小暖,野到哪儿去了,还不回来。  小暖“嗖”地跑过来,幽灵一样钻到他妈身后,脑子里塞满了精尻子的样子,他伸出手想摸一摸。  小暖妈吓了一跳,她一只手拧着小暖的耳朵,另一只手扇着小暖的脸。  呜——呜——,小暖裂开嘴哭,很委屈的样子。  花花走上前,眼眯成一条缝,瞅瞅旁边的小暖,又瞅了瞅湿发红脸的小暖妈。  花花眼不闲,手也不闲着。他一只硕大的糙手,捏了捏小暖妈的腰,跟着抚摸起小暖妈的尻子。  小暖妈拨开花花的手。  花花也不恼,另一只手伸了过来。  不就是尻子么,啥金贵玩意,还不让孩子摸。花花露出一口黑牙,邪笑着说。  花花是村长呢,他想摸谁的尻子,摸谁的。摸遍村里所有女人的尻子是花花远大的目标。  哼,坏女人!你能让花花摸尻蛋子,咋不叫我摸。  小暖恨完妈妈,又恨起了爸爸。  小暖爹扛个大锤进城,砸砸破楼板,捣腾点钢筋铁丝卖钱,也不知道回家。  小暖嘴不会说话,他是在心里头说呢。  小暖妈跟着花花进了屋,关上门。  她顾不上小暖,小暖哪管得上他妈。  小暖不再想他妈,还有狼一样的花花。他溜到河滩的草丛中,掏出放大镜,看岸上的树,瞧身边的草。  草柔软得象毯子一样,小暖躺上去,他看累了,他想把云彩撕下来,他想把风挡住,陪他说说话。  云彩和风当然不会说出花花说过的话。  村南头翠莲的尻子,瓷白光滑,高高翘起,小山包一样,那才叫精品呢。  村北头寡妇叶子的尻子,胖墩墩的双腿撑起一堆赘肉,扑扑塌塌,黝黑似炭,粗得像榆树皮,摸上去,一马平川索然无味。  狗日的花花边说边用手比划,他像刚嚼完肥肠一样,嘴角淌着油水,津津有味,意犹未尽。  虫鸣唧唧,鸟上枝头。 天黑下来,草丛里露水长上来。  小暖起身往回走。他的眼前仿佛挂了张银幕,一个个女人的尻子旋转着,面粉一样白的,煤球一样黑的,大的小的,上翘的下垂的,浑圆的扁平的,飘飘悠悠,飞了起来。  到了家门口,小暖仍然往前走,他想到翠莲家,看看能不能碰见她。  来到翠莲门前,门关着,小暖就绕到屋后,跳了几跳,想看清屋里有没有人。  小暖个儿矮,就是跳起来也够不到窗子的高度。他转了一圈,踅摸来几块砖,垒成一个台阶。  小暖踩上去,爬在窗沿,朝里张望。  屋子里亮着蜡烛,传来哗哗水响,翠莲用马勺一瓢又一瓢舀水往头上浇,水顺着她的身子往下淌。  影影绰绰,翠莲手捧两只奶头揉搓,她胸前的两只小白兔,倔强地昂着头,上下窜动,随时都想蹦跳着逃走。  小暖睁大眼仔细看,翠莲身影后站着一个人,与她重重叠叠。  翠莲苗条的身子,挺挺欲飞的奶头,在烛光里闪烁。  小暖只顾着看,脚下一晃,“扑通”他跌了下去。   “谁”花花的声音,他撵过来。  小暖前边疯跑,黑影后头猛追。纷乱的脚步,惊起狗叫,引来村人。  十岁的娃娃哪跑的过一个大汉,挣脱不开一双铁钳样的大手。  黑暗里,花花骂将起来:  碎怂,不学好,偷看人家洗澡。今晚非打死你这个小流氓不可!  花花骂着打着,小暖眼前发黑口鼻流血,躺在地上哭。  村里的人站在周围看,小暖妈哀求:  村长,不要打了,再打小暖就没命了。  花花不管不顾,踢得更凶。  我的村长爷,你高抬贵手,就饶了我家小暖。  小暖妈跪在花花脚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磕头作揖。   “住手!”  人群后传来一声怒喝,声音不高,但很坚决。   “村长,他犯了哪门子王法?”  见是志强的新媳妇桂花,花花还真住了手,转身走了。  桂花搀扶起小暖妈,抱起小暖。  小暖一只手放在桂花的胸前,另一只手低垂,在空中荡来荡去,时不时碰到桂花的尻子。  过些日子,小暖能坐起来,就在村子里走走。  村里人又能看见小暖。  小暖笑嘻嘻的帮人推车呢。  小暖帮人家砌墙端砖呢……  小暖从沟里边折来一束野花,跑到桂花面前。  桂花俯看笑笑问,给我的?  小暖点点头,还抱了抱桂花。  桂花给小暖妈说:小暖不傻,是个长不大的男子汉。  凉风徐徐,荷花生香,桂花往塘子里撒肥料。  花花鬼头鬼脑,从后边抱住了桂花的细腰。   “叭叭”两声脆响,花花挨了耳光捂着脸吱吱唔唔:你……不想明年承包莲菜塘?!  还没等到年底,花花出了车祸。为了选举,他没黑没明跑关系拉人情,撞上了一辆拉土车,再疯的花花也狂不过拉土车。  花花碰伤了腿,撞得两只手成了鸡爪子,脑袋肿的像只马蜂窝。  住了半年多医院,不见了往日张狂的花花。  破天荒,花花竟然招呼起了村里人。  咋样打招呼呢,就是冲你不明不白地笑。  花花口眼歪斜,你说是笑,像哭,你说是哭,又像笑,吓得娃娃们老远就躲得无影无踪。  别的小孩怕花花,小暖不。  花花跟着小暖肩并肩,头挨头,坐在门前的青石板上,晒太阳。  小暖掏出放大镜,镜子里映出了远处的山,眼前的树,还有村子里来来往往的庄户人。  花花也凑了上去。 共 231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炎给患者带来的伤害是那些
昆明癫痫专科研究院
小儿癫痫患者有哪些体检项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